第十二届海峡论坛看点前瞻:聚焦青年基层交流,助推文化经贸合作

第十二届海峡论坛看点前瞻:聚焦青年基层交流,助推文化经贸合作 新华社厦门9月18日电(记者李慧颖)记者18日从第十二届海峡论坛新闻发布会上获悉,即将于19日在厦门登场的论坛筹备工作已就绪,将展开青年交流、基层交流、文化交流、经济交流四大版块多场活动,两岸各界代表人士将出席论坛活动,其中包括近2000名台湾同胞。 福建省台港澳办副主任、海峡论坛组委会办公室副主任钟志刚介绍,青年交流方面,将举办海峡青年论坛、海峡两岸青少年新媒体“辩”论坛、海峡两岸关爱下一代成长论坛、“净滩环保·守护共同家园”活动、“网红”看海论、台湾人才闽西南(厦门)网络对接会等6场活动。 基层交流版块,将举办“同根同源忆思齐,融合发展看海沧”活动、海峡职工论坛、海峡妇女论坛、两岸侨联和平发展论坛、两岸基层治理论坛、海峡两岸社区治理论坛、两岸社区服务恳谈会、两岸基层调解员联谊交流会、两岸公益论坛、海峡百姓论坛、“同名村·心连心”联谊活动等11场活动。 文化交流版块,将举办海峡论坛文创IP设计大赛、海峡影视季、妈祖文化活动周、两岸创意涂鸦大赛、海峡两岸书院论坛、海峡两岸职业教育论坛、闽台缘档案图片展等7场活动。 经济交流版块,将举办共同家园论坛、海峡两岸工商合作论坛、海峡科技专家论坛、海峡两岸司法实务研讨会、两岸特色乡镇交流对接暨乡村发展论坛、两岸乡村农田水利建设交流会、海峡两岸通关论坛、海峡两岸美业大健康产业论坛、海峡两岸装饰业交流论坛系列活动、促进台资企业资本市场发展论坛等10场活动。 钟志刚表示,尽管受到疫情等因素的影响,本届论坛仍受到两岸各界的广泛关注,海峡论坛组委会顺应民意决定举办,正当其时。 据介绍,本届论坛以“线上线下”相结合方式举办多项活动,46场活动中线上线下结合的有34场,让更多民众尤其是年轻人在线参与互动。今年海峡论坛还紧扣当前抗疫热点,新增卫生防疫、有序复工复产等议题,融入两岸同胞携手抗疫、守望相助、共克时艰的感人故事,继续多维度突出两岸融合发展。 【编辑:叶攀】

究竟谁在推翻现有规则体系

美国一些政客将“美国优先”取代全球主义作为信条,其本质是将政治需要与个人私利凌驾于时代共识和公平正义之上,必将自食苦果 观察当今世界,若问究竟谁在推翻现有规则体系、谁在背弃国际承诺和国际义务,明眼人都会有个结论: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为代表的美国一些政客打着“美国优先”的旗号,已用践踏规则、悖逆道义的行径完美自证。然而,就是这样一些人,现在竟然毫不知耻地跳起来诬称“中国试图推翻现有规则体系”。他们这种以己度人、狂泼脏水的霸道行径,将欺世盗名之丑演绎得淋漓尽致。 美方奉行“美国优先”,把单边主义和霸凌主义推行到极致,对国际规则合则用、不合则弃,这才是对国际规则体系的最大威胁和最大破坏。但凡签署了国际协议,就应该承担相应的国际责任与义务,这是最起码的常识。然而,美国一些政客偏偏刻意选择了太多的“不应该”——美方无视万国邮政联盟1969年以来关于贫困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可以享受低于发达国家的邮政费率的规定,以“必须自主决定本国邮资”为由宣布启动退出该组织程序;美方无视应对气候变化、帮助发展中国家减排的国际义务,在向联合国交存美国气候变化《巴黎协定》批准文书不到一年即宣布退出;为了推诿自身抗疫不力的责任,美方在今年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最吃紧的时刻无理攻击并退出攸关全人类健康福祉和公共卫生安全的世界卫生组织……本届美国政府退出的国际条约数量已经超过美国以往任何一届政府,美方种种行径一再充分暴露其短视和霸道。美国外交学会会长理查德·哈斯近期指出,随着美国退出多边协议并疏远盟国,“这个国家看上去不仅吸引力和实力有所削弱,而且也不再那么可靠”。 美方奉行“美国优先”,已对国际通行商业规则造成了不容忽视的破坏。近年来,美方四处挑起贸易争端,肆意将关税“武器化”,把所谓的“国家安全”当作“全能盾牌”,把贸易伙伴视为“假想敌”,甚至公然违反公平自由竞争的市场原则,极尽明火执仗、巧取豪夺之能事。美方滥用国家安全名义,动用国家资源抹黑攻击、围追堵截包括华为、字节跳动、腾讯在内的中国民营企业,实质是以政府力量霸凌别国企业、践踏商业规则。这种做法是对美国一贯标榜的市场经济和公平竞争原则的背弃,是对国际规则的践踏。有舆论指出,美方以一纸行政令“封杀”中国科技企业,要求受美国司法管辖的个人和实体不得与相关中国公司及其子公司进行任何“交易”,已涉“四项违宪、三项越权”。 说到底,“美国优先”就是私利优先,是与维持公平正义的国际规则相抵触甚至相对抗的政策取向。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尖锐评价,美国一些政客“自我毁灭行为”更深层的根源在于他们都是美国自私主义的信徒。美国一些政客将“美国优先”取代全球主义作为信条,其本质是将政治需要与个人私利凌驾于时代共识和公平正义之上,必将自食苦果。今年7月,美国再次阻挠世界贸易组织上诉机构重启并行使其核心职能,令基于规则的全球贸易体系缺乏效力和安全性,为全球贸易体系平添危机,遭到多国抗议。美国已退出伊核问题全面协议,日前却又无理要求启动对伊朗“快速恢复制裁”机制,激起联合国安理会其他成员的反对,甚至连其欧洲盟友也直言美方要求“不合法”。美国外交界人士指出,“美国如今正在对抗全世界”。 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企图用种种逆动推翻现有规则体系的美国一些政客终不能得逞,任何将自身利益凌驾于国际社会共同利益之上的行径终将失败。 【编辑:叶攀】

云南昆明李心草案一审开庭 被告人被控过失致人死亡

9月19日电 据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网站消息,2020年9月19日,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对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罗秉乾犯过失致人死亡罪、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美莲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案进行了审理。 盘龙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罗秉乾邀约饮酒,在被害人李心草醉酒后出现严重危及自身安全的异常行为时,未采取合理、有效的看护、救助措施,未尽到应负的注意义务,反而实施俯身贴近、掌掴李心草等不当行为,致使李心草情绪、行为失控,翻越护栏,造成坠江溺亡的严重后果,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庭审中,控辨双方围绕指控事实进行了讯问、发问,举证、质证,围绕定罪、量刑发表了意见。被告人罗秉乾当庭表示认罪认罚。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及诉讼代理人就附带民事诉讼部分发表了意见。合议庭充分保障了诉讼参与人的各项诉讼权利。 被告人家属、被害人家属、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记者及部分群众旁听了案件审理。法院将择期宣判。 据央视新闻报道,2019年9月9日,李心草(女,18岁,曲靖师宗人,生前系昆明理工大学大二学生)与同学任某燊(女,19岁,红河蒙自人,大二学生),以及任某燊的两位男性朋友罗秉乾(男,22岁,红河开远人,在昆务工)与李某某昊(男,22岁,红河开远人,大四学生)共进晚餐,辗转3个酒吧消费后在昆明市盘龙江落水身亡。 【编辑:周驰】

代驾喝得比车主还“高” 海口一“黑代驾”被行拘

新华社海口9月19日电(记者刘邓)记者19日从海口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获悉,交警部门日前在查处酒驾醉驾的过程中查获了一名代驾,其被检测血液中的酒精含量达到酒驾标准,并且比下单的车主还高。 海口交警发现该代驾出示的驾驶证非常可疑。经调查,该代驾姓王,之前曾在某代驾公司从事代驾工作。2017年,王某因醉酒驾驶机动车被吊销驾驶证,且五年内不得重新取得。此后,王某铤而走险,将本人照片贴在哥哥的驾驶证上,以私下揽客方式接单做代驾生意。 据王某交代,9月15日晚,他和朋友吃饭饮酒,一直持续到16日凌晨4时。王某经过一个白天休息后,以为体内酒精已经完全代谢,于是晚上出来接活,没想到,刚上路没多久就被交警查获。 针对王某驾驶证被吊销期间驾驶机动车、酒后驾驶机动车、使用变造机动车驾驶证等3项交通违法行为,海口警方对王某作出行政拘留20日、罚款8500元的处罚。 海口警方提示:酒驾存在严重的道路交通安全隐患,且属于违法行为,广大市民要自觉抵制酒驾违法行为,做到“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寻找代驾要走正规渠道,应通过正规网络平台,切莫私下找代驾司机,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编辑:苏亦瑜】

草场生态好 生活变模样

9月的泽库草原,一望无垠,牛羊欢畅。湛蓝色的天空在远处雪山映衬下显得格外纯净,美丽的格桑花清香四溢。青海黄南藏族自治州泽库县宁秀乡拉格日村养殖基地不远处,是青青的辽阔草场,放牧员正忙着给小羊羔和母羊分群。 “追溯体系建设已完成,牛羊全部打了耳标,扫一扫二维码,就知道它们吃哪儿的草,放牧员是谁。”拉格日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副理事长格日多杰介绍,这个曾经只有36户牧民、74头牦牛组建的合作社,经过多年发展,探索出牲畜草场折价入股、牲畜分群饲养、草地划区轮牧、社员分工分业、产品统一销售、用工按劳取酬、收益按股分配的“拉格日模式”。2019年,合作社总收入超过1200万元,户均分红31666元,年人均总收入达15385元。 多年前的拉格日村并非这般模样。这里平均海拔3500米,畜牧业是当地的支柱产业。然而,长期以来,牧民用传统方式分散经营,导致牲畜超载、草场退化、风沙严重,生活越发艰难。2010年底,全村人均纯收入仅2512元,贫困人口占全村人口的七成。 再不能任性放牧了!2010年,拉格日村完成2.6万亩重度退化草原补播种草,并严格遵守每年3个月放牧时间。到来年夏季,补种的牧草长势茂盛,牧民明白了:“想过好日子,就要先修复好草原。” 改变传统放牧方式迫在眉睫。正值青海省推行建立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时任拉格日村二社社长的俄多提议组建合作社,“会开了几十次,讨论很激烈,最终达成一致。” 2011年4月,拉格日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正式成立,俄多被选为理事长,共吸纳36户,整合6000亩夏季草场、74头牦牛入社。5月,入股牧民将27.47万元草原奖补资金借给合作社,用于虫草交易和畜产品销售周转,36户牧民当年分红21万元。 入社牧民尝到甜头,其他村民纷纷加入。合作社利用已入社的8万多亩天然草场,将3904头牦牛、2500只羊编为牛群41群、羊群11群。在明确顺序、周期和时间有序轮牧的同时,又建成一处8000多亩的青干草种植基地。 “种养结合、草畜联动,一举两得。”泽库县农牧水利和科技局局长德却说,既解决了冬季缺草问题,打破了牲畜“夏壮、秋肥、冬瘦、春死”的恶性循环,也提高了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 今年38岁的赛日吉布,家里6口人、11头牛,人多草场少,是典型的贫困户。6年前,牛和草场入股合作社后,赛日吉布腾出手贷款买车跑运输,平均每年能赚六七万元,加上年底合作社分红3万元,很快还清了贷款。这几年,他的家庭收入每年都在10万元以上。截至2019年,拉格日村全村184户中已有180户入股合作社,入社人数871人,占全村总人口的98%。现在,超过一半的牧民放下牧鞭,或外出打工,或干其他营生,走出了致富新路。 泽库县农牧经营服务站站长万玛东智介绍,目前全县已有64家生态畜牧业合作社,36个标准化养殖基地,10344名贫困户从中受益。泽库县委副书记谭晟说,下一步泽库将继续推进“园区+龙头企业+合作社+牧户”产业化经营模式,依靠龙头企业带动发展,强化绿色有机品牌建设。 本报记者 王 梅 申少铁 贾丰丰 【编辑:苏亦瑜】